【大国支点】宗庆后:惊涛骇浪一杯水

  宗庆后几乎和水打了一辈子交道,如今73岁的他,依旧在创业最开始的地方办公。那是一栋隐藏在杭州市中心的6层小楼,离西湖步行不过半个小时路程。

  下班后,他就待在办公室旁边的卧室里。有时太安静了。他就会打开视频,一边吃饭,一边看抗战电视剧。

  1978年,33岁的宗庆后已经在乡下的农场工作了15年。他回到杭州,准备接替母亲之前的工作。

  很快,宗庆后失望地发现,即便在杭州城里, “还是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。”但巨大的转机就出现在这个时刻:“1978年12月份,三中全会宣布,要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,取消了阶级斗争为纲,发出了改革的信号。”

  那个时代,大家都过着一样的生活,计划经济导致商品流通困难,人们花尽心思去搞糖票、肉票、油票,以改善自己拮据的生活。

  “我记得浙江温州当时是属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典型,打击投机倒把,但是后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没有真的去打击。”宗庆后认为,最大的变化是人的意识在悄悄地转变。

  “对温州的现象为什么没打击呢?因为温州这个地方确实缺少资源,当时是沿海前线,也缺少国家的投资,就业解决不了,老百姓就去做点小生意,才能够维持生计。”

  此前,在农场工作的15年,他几乎没有涨过工资。回到杭州,依旧是三十一块二,依旧过着比较艰苦的生活。

  当时他有着一份最朴实的希望,“希望能增加点收入,生活过得更好一点。大部分的民营企业开始创业的时候都是为自己生存,为自己能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而奋斗。”

  对宗庆后而言,回到杭州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第一个创业的机会,那时他已经42岁,在杭州生活了9年。

  “忽然有一天,企业宣布要开展厂长承包责任制,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,承办校办工厂经销部。”至今在宗庆后的相册中,还能够看到他骑着平板车满面笑容去送货的照片。

  近三十年过去了,宗庆后依然在他最初创业的地方办公,办公室都是当年的教室改造的。

  “我们当时在浙江,丝绸很好卖,但原料不够。四川蚕丝生产量很大,但是卖不出去。大概4万块钱一吨,到了杭州就可以卖到5万块钱,这个差价就可以赚钱了。我立刻就进了10万块钱的蚕丝,非常成功。”

  宗庆后开始向市场上推广一种营养液:娃哈哈儿童营养液。他用一种狂轰滥炸式的营销方式,逐一突破了各个区域的大门。

  “营养液出来以后,产品供不应求,而且我们打开市场的方式也真的是很简单:当时就只有省台市台、省报市报,这四大媒体。报纸是四个版一张纸,电视台就一个频道,所以我们那个时候一般在在城市里,省台市台做两个30秒的电视广告,再做四个半版的省报市报的广告,一个礼拜就把市场打开了!”

  娃哈哈的工厂就设在学校的12个教室内,产品依旧供不应求。这个时候,一家一直靠计划经济支撑的罐头厂处于倒逼的边缘,资不抵债。

  “我们就去收购这家罐头厂,工人反对,感觉没面子,这么个大厂被你小厂一下子收购了!在社会上也起了很大的风波,说什么瓦解国有经济,就相当于资本主义复辟了嘛!所以当时确实也受到很大压力。领导压力也很大,找我去谈话”可以说,宗庆后创业一开始就被这种“黑猫白猫”问题所困扰。

  “这家工厂国家投资二千万,我们把这二千万还给了国家,另外它还欠了四千多万的贷款以及一大笔债务,我们都要还,总计花了八千多万。”宗庆后算了这笔账。

  宗庆后一直被认为是民族品牌的旗手,其中最能在中国商业史上留下一笔的,莫过于他带领娃哈哈打了一场改革开放之后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商战——达娃之战。

  1996年起达能与娃哈哈先后成立了多家合资公司,达能占合资公司51%股份,娃哈哈集团占49%的股份。 双方合作十多年来,公司效益非常好,达能先后从合资公司里分得了30多亿的利润。

  虽然娃哈哈的合资公司的经营非常成功,但是经营管理权始终牢牢掌握在中方管理层的手中,这却不是达能希望看到的场景。于是,达能一方面屡屡否决他提出的新建合资公司弥补产能不足的建议;一方面又投巨资控股娃哈哈的主要竞争对手。无奈之下,娃哈哈便只能自行投资一批非合资公司来为合资公司加工产品,弥补合资公司产能不足。

  2006年,形势风云突变,达能在中国控股的其他企业连年亏损,而娃哈哈的非合资公司却不断地壮大,达能提出要以净资产的低价并购这些非合资公司,被宗庆后断然拒绝。

  当时在风口浪尖上的宗庆后,每天在办公室中,认真看各种法律文书。很多人为宗庆后担忧,他对当初引进外资是否有过后悔呢?

  “我认为当时引进外资对中国的经济建设发展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,外资带来的资金跟装备,也把中国的制造业培育起来了,没有外资引进的话,我想中国制造业不可能发展那么快。”

  “他们提出要收购我们的工厂,而且是低价收购,我们后来没同意,因为我们在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吃过亏的,当时不太懂,按照净资产跟他合作。照理讲那个时候,实际上都是应该按照市盈率来跟他们来合作。”

  于是,达能发起了一场针对宗庆后和非合资公司的全面诉讼,但在全球范围内的数十起诉讼均以达能的败诉而告终。

  最终, 2009年09月30日达能和娃哈哈集团宣布双方已达成友好和解,达能同意将其在各家达能-娃哈哈合资公司中的51%的股权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。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,双方将终止与双方之间纠纷有关的所有法律程序。

  多年之后,宗庆后透露,达能是一家各种会议记录都非常完善的外资企业,正是当年达能自己提供的会议记录,让娃哈哈找到了证据。

  “应该说我们正在转型,主要是从安全转到健康。因为企业都要了解消费者潜在需求,那你才会永远领先于别人。”

  宗庆后发现,“中国人的寿命在增加,但是年纪大了以后,就会出现一些亚健康问题,他们也希望健康的活着。”

  “应该说企业必须要适应社会的不断发展,你要去不断创新,不断去进步才行。光看市场谁的东西卖得好,你就跟着做,可能也不行,所以我要了解消费者潜在的需求,开发出消费者所需要的产品,这样企业才会发展得更好。

  过去,宗庆后曾经不止一次地公开发言强调实体经济的重要性。但娃哈哈对网络平台的重视也在加强:“保健品基本上都在网上卖,所以我们也在尝试社新的渠道。”一直对其他网络平台收取利润提成的方式不满的宗庆后,也在筹划自己的网络平台。

  “最近我们也准备搞一个实体经济联盟的销售平台,在这个平台上,卖的都是我们每个厂家自己的产品,给消费者以优惠,让消费者买到货真价实的优惠产品,同时也希望这些企业的员工也能成为这个网的会员,都能够随时随地买到他们所喜欢的商品。”

  宗庆后的个人品牌对娃哈哈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,就如同董明珠对于格力的价值。

  2015年,在两会浙江代表团全体会议上,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宗庆后炮轰无锡的一家媒体借着“3•15活动”索要高额赞助费,舆论一片哗然。

  在2016年,宗庆后又对本报记者说,企业正在面临着网络攻击。“我们每年查到的造谣有一亿七千万次,有喝我们的产品要得白血病,得癌症、有肉毒杆菌,我们的产品可以做避孕套等等各种各样的谣言。”

  这种网络攻击一轮一轮的过来,宗庆后也不知道是谁。“我感觉奇怪,一下子所有大企业都受到攻击,而且都是国内的大企业,国外大企业少一些,他们就是在故意捣乱,破坏经济,用各种名目把你的企业搞乱掉。”

  据了解,资本市场对实体企业“举牌”现象严重,控制住企业之后,就进行“斩首行动”,换管理层,影响企业的战略发展,而中国保护企业的法律存在线年,在资本市场上,有超过100次的财务投资和针对实体企业的行动。

  但是,宗庆后同时对记者表示,“我们没有对外投资的计划,同时也没有资本表示要收购我们。”

  时隔一年,宗庆后再次遇到记者时,公布了答案。在对网络谣言调查的时候,也有人告诉宗庆后,谣言背后也与资本收购等问题相关。“我听说,在企业被收购之前,都会受到各种谣言的攻击,这样可以被打压价格。”随着他的呼吁,网络攻击行为已经减少很多。

  其实,在对宗庆后长达4年的采访中, 宗庆后虽然语出惊人,但是他一直保持着清晰的脉络,通过媒体的呼吁,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。他既懂得成就媒体,也懂得利用舆论。

  最近一次的语出惊人来自于宗庆后对降低个税的呼吁。他认为减税,可以增加老百姓的收入,扩大内需,从而减少美国贸易战带来的影响。

  “我认为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要扩大老百姓的收入。中国有14亿人,有人说有3亿中产阶级,有人说有4亿中产阶级,但这批人的消费已经是很难再拉动了,因为他们已经有房有车了。 那么现在没有真正富裕起来的人,至少还有10亿人,这10亿人的消费也需要升级,他的衣食住行要求提高了。”在宗庆后的办公室内,他对记者娓娓道来。

  “如果国家能够把老百姓收入再提高,降低点税收,把内需拉起,我们就根本不用怕美国的贸易战。”

  娃哈哈的员工对记者透露,宗庆后对自己手下要求非常严格,但是对基层员工又非常关爱。

  “住房问题,教育问题,看病问题,我觉得迟早还是要解决的。习总书记说要精准扶贫,让全国老百姓都过上小康生活,我们确实要考虑怎么样去增加老百姓收入,让老百姓生活的更幸福。”在他这个年龄的创业者中,更多的是油然而生的家国情怀。

  “也有的人在说,中国的消费是降低的,但我却认为中国人的消费在升级,中产阶级到处旅游、追求文化生活,应该说消费档次在提高了。”